中美实力对比: 科技、民生、教育、营商

2020-08-17 08:20

  新冠疫情暴露出了我们在应急管理、医疗科技、民生、社会治理等方面的诸多短板问题,是很好的清醒剂,与中美贸易摩擦一样,对此前流行的全面超美、“厉害了”等过度膨胀言论是很好的清醒剂。经此一疫,让我们更加理智、客观地反思中国在软硬实力的差距,更清醒深刻地认识到在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的真实差距。未来我们应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更多关注民生和人民幸福。此次疫情中暴露的体制机制问题,应以改革的方式予以解决,让悲剧不再重演,比如信息公开透明、监督、社会治理、应急体系、中小企业融资难贵、税费成本高、调动地方官员和企业家积极性等。危机并不可怕,关键是怎么应对,化危为机。中美贸易摩擦爆发前后,关于中美竞争力的比较主要有三种观点:2)过度悲观派,否定中国制度、文化,认为改革进入深水区而难以推进,内忧外患导致中美差距只会越来越大;3)理性客观派,主张全面、客观、理性分析中美的竞争力,认为通过进一步改革开放中国有可能实现高质量发展,持续追赶美国,不断改善民生,迈向发达国家行列。中美的差距有多大?体现在哪些方面?本文从教育、科技、文化、营商环境和居民生活六个方面客观分析中美差距,肯定进步,正视问题,并提出建议性意见。

  科技方面:中国科研投入和专利发明数量迅速提高,但与美国相比,仍存在质量和结构性问题。成绩方面:第一,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为2.2%,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第二,2017年全球批准的专利中,中国占比30%,高于美国、日本、韩国和欧洲的23%、14%、9%和8%。差距方面:第一,研发总投入为美国的1/2,研发强度(2.2%)仍低于美国(2.8%)0.6个百分点。第二,每百万人口拥有的研发人员仅为美国的1/4。第三,中国的基础科研薄弱,基础研究投入额仅相当于美国的1/4;大量投入在试验发展阶段,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阶段占比低于美国20个百分点;论文发表数量超过美国但质量与美国存在差距。第四,高等院校为主体的研发占比偏低;中国高等院校研发占比为7%,低于美国的13%、日本的12.3%、德国17.3%、法国的20.3%和英国的25.6%。亟需推动科研事业单位改革。

  教育方面:中国的教育稳步发展,人力资本持续积累,但中国教育的财政投入占GDP比重、人均教育支出、劳动力受教育年限、高等教育入学率和高校世界排名远落后于美国。成绩方面:第一,15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由1982年的5.3年提高到2017年的9.6年;第二,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10.5年。差距方面:第一,中国教育经费投入不足;财政投入教育支出占GDP比重为4.1%,低于美国的5.2%。第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和劳动年龄人口受教育年限大幅低于美国。第三,中国仅有6所高校进入世界前100名大学,而美国有41所。中美教育更为根本的差异是教育理念的差异,中国注重集体性,强调思想的统一;美国注重个体性,强调培育批判性思维和逻辑思维。中国对留学生的吸引力低于美国,在华留学生人数仅为美国的1/5。

  文化方面:美国博物馆和公共图书馆数量是中国的5.3倍,中国图书阅读率、人均阅读量低于美国,中美大学生分别偏爱故事类和哲学类书籍。

  营商环境方面:中国在营商环境方面进步明显,但美国的营商环境明显好于中国,美国企业的平均寿命超过中国。成绩方面:据世界银行,2018年中国营商环境世界排名46,较上年提高32名,为2018年营商环境改善最为显著的十大国家之一。其中,获得电力和开办企业分项改善尤其显著。差距方面:第一,中国营商环境仍落后美国38位;第二,中国开办企业时间是美国的1.5倍;第三,美国大企业平均寿命是中国的5倍。

  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基础设施取得巨大发展,高速铁路占世界总量2/3以上,但机场建设、航空运输、轨道交通等方面与美国比仍有较大差距。成绩方面:中国铁路、公路发展迅速,宽带总量超过美国。差距方面:第一,中国铁路、公路里程相当于美国的58%和73%;第二,美国机场数量是中国的21.7倍,航空运输量是中国的2倍;第三,美国轨道交通运营长度是中国的3.6倍;第四,中国宽带用户总量超过美国,但使用率略低于美国。第五,2018年我国物流发展指数为3.61,低于美国的3.89。

  居民生活水平方面:中国居民生活不断提高,人类发展指数上升较快,恩格尔系数迈入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的最富裕国家行列;但贫富差距大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消费支出、医疗开支和居住面积等大幅低于美国。成绩方面:第一,1978-2018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超164倍;第二,1978-2018年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107倍。恩格尔系数为美国的3.6倍。第三,恩格尔系数下降35.5个百分点,处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标准下的最富裕水平。差距方面:第一,中国人均耗能量、人均耗电量均相当于美国的1/3。中国每百户家庭拥有的耐用消费品尤其是汽车大幅低于美国;第二,美国居民人均收入和最终消费支出约为中国的10.6倍和14倍;第三,中国在人均居住面积、人均医疗支出、平均寿命等方面存在差距。中国医疗支出占比9%,美国医疗支出占比17%。

  建议:中国的进步及中美的差距只是表面现象和结果,本质是科技、教育和人才的竞争,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制度改革。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积极性,推动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实现高质量发展。1)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梳理政府职能,压缩事权和支出责任,精兵简政,降低企业和个人负担;2)加大科教文卫等有利于人力资本积累的财政投入,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3)改革科研、教育管理体制,推进行政事业单位改革,赋予科研人员科研产权以激发积极性,加强基础研发;4)全面推动改革开放,推动要素市场化改革和服务业开放,强化竞争;5)降低制度易成本,在鼓励民间投资和发展民营经济方面,关键是要给企业家提供安全、公平和低成本的环境,依法治国,保护企业家精神和财产权,稳定预期。6)积极发挥金融对经济的支撑作用,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直接融资尤其是风投、地方性中小银行解决创业型、科技型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

  1.2 教育:中国财政投入占GDP比重、人均教育支出、劳动力受教育年限、高等教育入学率和高校世界排名远落后于美国

  1.3 文化:美国博物馆和公共图书馆数量是中国的5.3倍,中国图书阅读率、人均阅读量低于美国,中美大学生分别偏爱故事类和哲学类书籍

  中国在研发支出增长迅速,但仍存在结构性问题,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阶段占比低于美国20个百分点,基础研究投入额仅相当于美国的1/4,亟需推动科研事业单位改革。成绩方面:1)中国研发支出增长迅速,占GDP比重为2.2%,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2018年中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19657亿元,较1995年增长约56倍,年均增速19.2%。研发经费总量已在2013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研发经费投入国家。

  2)专利批准全球第一;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数据,2017年全球专利批准140万例,其中中国占比最高,占全球比重30%,美国、日本、韩国和欧洲分别占比23%、14%、9%和8%。

  差距方面:1)中国研发投入为美国的1/2,研发强度仍低于美国。2018年中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约2969亿美元,美国研发投入为5738亿美元,中国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为2.2%,低于美国的2.8%。

  。中国每百万人口拥有的研发和技术人员数为1176.6人,美国为4232人。3)中国基础科研薄弱,美国更重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有利于推进技术创新。中国在试验发展阶段研究的投入占比84%,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分别占比5%和10.8%;美国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占比分别为16.9%和19.6%,共36.5%,高于中国的16%;中国论文发表虽在数量上超过美国,但质量上与美国存在差距,2016年,中国在科学与工程(S&E)领域发表的论文中论文引用率排名前1%的论文占比1.01%,美国为1.9%;从2013-2015年主要国家已公示专利申请的领域分布看,中国在生物医药技术、半导体、计算机技术方面与美国存在差距。4)中国高校研发占比偏低。中美均已形成以企业为主体的研发体系,具备可持续的内在驱动力,但是与美国及其他国家比,高等院校研发占比偏低,为7%,低于美国的13%、日本的12.3%、德国17.3%、法国的20.3%和英国的25.6%。由于基础科研主要在高校,企业主要是应用研究,决定一国长期竞争力的是基础性研究,我国在此方面严重不足,源于科研管理、经费管理和评审制度的缺陷,激励机制不足,亟需推动科研事业单位改革,赋予科研人员知识产权。

  1.2 教育:中国财政投入占GDP比重、人均教育支出、劳动力受教育年限、高等教育入学率和高校世界排名远落后于美国

  中国的教育稳步发展,人力资本持续积累,但中国教育的财政投入占GDP比重、人均教育支出、劳动力受教育年限、高等教育入学率和高校世界排名远落后于美国。成绩方面:1)15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由1982年的5.3年提高到2017年的9.6年,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10.5年。

  2)高等教育普及度提高;2017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51.0%,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52.1%)相当。

  差距方面:1)中国教育经费投入不足;2018年中国教育经费占GDP比重为5.1%,其中财政投入教育支出占GDP比重为4.1%,低于美国的5.2%(英国5.7%,法国5.5%,德国4.9%,日本3.6%,韩国5.1%)。考虑中国人口基数较大,中美在人均教育经费上差距较大。2)中国学龄前及小学毛入学率高于美国,但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和劳动年龄人口受教育年限大幅低于美国;中国识字率为96.36%,美国为97.04%,基本相当;中国学龄前和小学毛入学率分别为84%和100%,高于美国的69%和99%;中国的中学毛入学率为95%,略低于美国;2017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51.0%,与美国的88.8%有较大差距,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52.1%)相当;中国平均受教育年限为9.6年,中、美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别为10.5和13.68年。3)中国排在世界前100名大学中数量较少;2018年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前100强榜单显示,中国仅有6所(分别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分别排在22、31和93位;美国共41所大学进入前100强。中美教育更为根本的差异是教育理念的差异,中国注重集体性,强调思想的统一;美国注重个体性,强调培育批判性思维和逻辑思维。中国对留学生的吸引力低于美国,在华留学生人数仅为美国的1/5。教育部和《2018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留学生总数为485万人,在华留学生人数49万人,其中,“一带一路”沿线万,其中中国生源占33%,印度占18%,韩国占5%,加拿大占2%,日本、越南、中国均占2%。

  1.3 文化:美国博物馆和公共图书馆数量是中国的5.3倍,中国图书阅读率、人均阅读量低于美国,中美大学生分别偏爱故事类和哲学类书籍

  美国博物馆和公共图书馆数量是中国的5.3倍。据国家统计局,2017年我国博物馆达到4721个,公共图书馆有3166个,每17.6万人拥有1个博物馆和图书馆。据美国图书馆协会,美国现有33100个博物馆,公共图书馆9057个(全美共图书馆119487个,公共图书馆占比7.6%),平均不到0.8万人就有1个博物馆和公共图书馆。

  中国国民综合阅读率(含电子媒介)略高于美国,但图书阅读率、人均阅读量不及美国。据中国新闻出版社调查,2016年中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9.9%,图书阅读率为58.8%,成年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86本;美国综合阅读率为76%,图书阅读率65%,人均图书阅读量为15本。

  中国在营商环境方面进步明显,但美国的营商环境明显好于中国,美国企业的平均寿命超过中国。成绩方面: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营商环境报告》,中国营商环境排全球第46位,较上年度大幅提高32名,被列为2018年营商环境改善最为显著的十大国家之一,也是亚太地区唯一的入选者,其中,获得电力和开办企业分项改善尤其明显。

  )从各项分项指标来看,中国在开办企业(28/190)、获得电力(14/190)、登记财产(27/190)和执行合同(6/190)方面均好于美国,其他排名如办理施工许可证(121/190)和纳税(114/190)排名靠后,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

  倍;中国大型企业平均寿命是约为8年,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2.9年,平均寿命约3.5年;美国大企业平均寿命约为40年,中小企业平均寿命约为8年,美国企业平均寿命12.5年。

  中国基础设施取得巨大发展,高速铁路占世界总量2/3以上,但机场建设、航空运输、轨道交通等方面与美国比仍有较大差距。成绩方面:1)中国铁路里程发展迅速,高铁占世界高铁总量的2/3;2018年末中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3.1万公里,是1978年的2.5倍,其中高速铁路达到2.9万公里,占世界高铁总量2/3以上。

  3)中国宽带用户总量超过美国,2018年中国宽带用户数3.84亿人,美国宽带用户数为1.1亿人。差距方面:1)中国铁路里程相当于美国的58%,2018年末中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3.1万公里,其中,电气化铁路里程8.5万公里,铁路密度为132.2公里/万平方公里;美国铁路总里程22.5万公里,为全球第一,美国电气化铁路里程1600公里,铁路密度为233.7公里/万平方公里。

  2)中国公路里程相当于美国的73%;2018年底中国公路里程为486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为14.4万公里;2017年底美国公路里程为666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为9.2万公里。

  3)美国机场数量是中国的21.7倍,航空运输量是中国的2倍;2018年末我国全国颁证运输机场235个,是1978年的3倍;美国公共机场5104个。中国航空运输量及注册运营商全球出港量为436万次,美国为964万次。

  4)美国轨道交通运营长度是中国的3.6倍;中国轨道交通运营长度为5021.7公里,美国为18264公里(11349英里),中国相当于美国的27%。

  5)中国宽带用户使用率略低于美国。2018年中国每百人中的宽带用户为28人,美国每百人中宽带用户为34人。世界银行发布的“物流绩效指数(LPI)”显示,2016年我国物流发展指数为3.61,低于美国的3.89。

  中国居民生活不断提高,人类发展指数上升较快,恩格尔系数迈入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的最富裕国家行列,但贫富差距大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消费支出、医疗开支和居住面积等大幅低于美国。成绩方面:1)1978-2018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超164倍;197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171元,2018年达28228元。

  2)1978-2018年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107倍。3)1978-2018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降低35.5个百分点,已处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标准下的最富裕水平。4)居民生活改善,2017年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分别比1978年增加30.2、38.6平方米;全国居民每百户的空调、计算机和汽车的拥有量上升至96.1台、58.7台和29.7辆。1979-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年均增长16.3%;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占总消费比重比1978年提高6.4个百分点。2017年末,全国共有医疗卫生机构98.7万个,比1978年末增长4.8倍;卫生技术人员898万人,增长2.6倍。同时,城乡居民健康状况显著改善,居民预期寿命由1981年的67.8岁提高到2017年的76.7岁。

  差距方面:1)中国人均耗能量、人均耗电量均相当于美国的1/3,中国每百户家庭拥有的耐用消费品尤其是汽车大幅低于美国;2014年,我国人均耗能量为2237千克油当量,美国为6956千克油当量,中国人均耗电量为3927千瓦时,美国为12984千瓦时(在1960年便已突破4000)。2017年,中国每百户家庭拥有洗衣机数量为95.7,电冰箱98,彩色电视机123.8,汽车37.5;美国每百户家庭拥有洗衣机数量为82台,电冰箱130台,彩电230台,汽车197辆。2)美国人均收入约为中国的10.6倍,居民人均最终消费支出约为中国的14倍;2018年中国人均收入约4264美元,美国(2017年)约4.5万美元,2018年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约2999美元,美国为4.3万美元。2017年中、美居民负债占可支配收入分别为107.2%和105%,分别占GDP49%和80%。3)从居民生活看,2016年中国城市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6.6平方米,美国人均住房面积为90.2平方米。中国人均医疗支出425.6美元;美国为9535.9美元。2016年中国平均寿命为76.25岁;美国为78.69岁。2018年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8.4%,已迈入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的最富裕国家行列,但与美国恩格尔系数(8.7%)仍有差距。

  5)中国人类发展指数低于美国,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数据,2017年中国人类发展指数为0.752,排名世界86/189;美国为0.924,排名世界13/189。

  6)消费支出结构方面,中国居民在必需品方面消费较大,美国服务类消费较大。2018年中国居民食品烟酒支出占比28%,美国为7%;中国医疗支出占比9%,美国医疗支出占比17%。

  中国近些年、经济、文化、科技、教育和社会等领域取得巨大成就,各项指标在国际上总体进步,值得肯定。但是,与美国相比,我国仍存在较大差距,即使在部分总量领先性的指标上,人均差距依然较大、质量较美国低。

  中国的进步及中美仍存的差距只是表面现象和结果,本质是科技、教育和人才的竞争,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制度改革。因此,必须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积极性,推动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实现高质量发展。

  减税清费降低社保缴费率的同时不增加财政风险,只能匹配以同等的支出减少,刚性的基本财政运转和社保资金必须保证,因此只能精兵简政,缩小政府规模。对于财政供养人员“只进不出”、冗员以及岗位设置忙闲不均的状态,引进绩效考核机制,强化激励约束机制。以精兵简政腾出的财政资金用于为企业和个人减轻负担,放水养鱼。

  与美国等发达国家比,我国在科技、教育、文化和卫生等领域投入的资金偏少,人均投入更是稀少,要加大投入并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一方面通过加大投入,解决居民后顾之忧,提高边际消费倾向;另一方面提高人力资本积累。

  (3)改革科研、教育管理体制,推进行政事业单位改革,赋予科研人员科研产权以激发积极性,加强基础研发

  美国已经形成一套严谨的科技管理体制,形成“决策-执行-研究”三层架构,并由国会立法监督。在决策方面,美国总统享有国家科技活动的最高决策权和领导权。执行方面,采用多元化的科学资助体系,包括国防部、卫生与公共福利部、NASA能源部、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农业部六大部门,与独立机构共同承担组织科学研究、指导科技政策的责任,分工明确。研究方面,联邦研究机构、大学、企业和非盈利科研机构四类主题形成了有效的分工协作。联邦研究机构主要从事重要技术的应用研究与部分基础研究,大学以基础研究为主,企业侧重于试验发展,其他非盈利机构主要包括地方政府或私人研究机构,主要从事基础研究与政策研究,对前三类主体形成补充。中国在科技体制上存在信息不对称、资源碎片化和目标不够聚焦等问题,以高等院校为主体的基础研发投入不足。中国政府自上而下制定政策、目标与战略,通过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对项目进行集中资助,由科研机构、大学和企业进行研究。相比于美国,中国近年来意识到制度环境对科技发展的重要性,但相关法律制度与专利制度还不够健全。资金使用上,中国目前在预算分配时主要依靠中央机构的集中决策,部委之间、项目之间的竞争性不足;对科研项目的评估主要依赖科技部下属的国家科技评估中心,主体相对单一;而美国科技体制更注重预算、项目竞争和评估,在立法部门,审计总署还会对联邦部门的政策和项目进行评估与监督,确保资金使用的高效、正确。

  必须改革科技管理体制,赋予研究人员更大的自由度,预算管理上放宽薪酬发放的限制,国外经验表明人员费是基础科学研究经费支出的主要部分,赋予科研人员科研产权以激发积极性。强化多来源的成果评价机制,区分基础科学研究与应用基础科学研究的评价体系。基础科学成果由学术共同体评价,聘请国际科研人员,主要考核其对学科发展的意义;应用基础研究成果由第三方应用部门根据实际应用情况评价。加强基础研发,降低政府机构研发的比重,提高高等院校研发经费的比重。改革教育管理制度,夯实基础教育,提高高等教育投入,放开教育行业管制,改革教育理念,充分给予学术讨论的自由,生产思想与人才。与美国比,我国学前教育较好,但高等教育严重滞后。

  第一,坚定国企改革,不要动辄上纲上线、陷入意识形态争论,要以黑猫白猫的实用主义标准衡量。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已经证明什么样的产权更有效率、什么样的产权是无效的。改革的目的是用有效率的产权替代无效率的产权,市场经济的本质是资源有效配置。因此,国企改革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第二,大力度、大规模地放活服务业。中国已经进入到以服务业主导产业的时代,制造业升级需要生产性服务业大发展,满足美好生活需要消费性服务业大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制造业除了汽车等少数领域大部分已经对民企外企开放,但是服务业领域仍存在严重的国企垄断和开放不足,导致效率低下,基础性成本高昂。未来应通过体制机制的完善,更大程度地放活服务业。

  (5)降低制度易成本,在鼓励民间投资和发展民营经济方面,关键是要给企业家提供安全、公平和低成本的环境,依法治国,保护企业家精神和财产权,稳定预期。在纳税服务、企业开办流程、跨境贸易等不足的方面改善营商环境。在融资、准入和税收优惠等方面对国企民企一视同仁,实施负面清单管理。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